起底夏令营产业:爆发式增长 头部企业市场份额不足2%
2018-08-09 15:12:34作者:吕进玉 乐琰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

8月3日,有家长在自媒体公众号中披露,女儿在“趣动旅程”主办的夏令营里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引发了公众对夏令营产业的关注。

近年来,研学旅游爆发式增长,一些问题也暴露出来。

头部效应薄弱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夏令营最早起源于美国,国内夏令营是在1949年后才出现。即中国少先队建队之初,第一批少先队员到苏联去参加黑海夏令营,这是最早出现的中国夏令营。当时的夏令营是由国家出资的公益性活动,是免费参加的。由于经济条件所限,一般只有少数的优秀学生才能参加,具有奖励性质。

而如今,为了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据主动,中国家庭在子女教育上不断加大投入。有调查显示,教育支出在中国家庭中处于最优先考虑级别。企业也悄然将其视为掘金的金矿。

公开数据显示,越来越多中国家庭青睐去国外参加游学、营地类旅游,2018年预计规模达到100万人次,花费超过300亿元。但相比日本等国每年90%以上学生参加研学修学旅行,我国游学市场发展程度还比较低。

“根据市场不完全统计,过去几年中,每年到美国游学的中国学生超过10万人次,游学团每年有20%~30%的增长率是很正常的。”在美国从事旅游业已10年的scott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

旺盛的市场需求给予了行业企业快速发展的机遇,上述趣动旅程即是在发展红利中快速成长起来的企业。不过提及夏令营游学,新东方沃凯德和世纪明德则是行业中不容忽视的两家巨头。

其中,成立于2006年的世纪明德,是国内最早涉足研学的企业之一。该公司在2017年营收已达到5.19亿元,同比增长41.06%。具体来看,世纪明德2017年国内研学业务实现收入4亿元,同比增长76.99%,国际游学业务实现收入7234万元,同比增长13.93%,教师培训业务实现收入3395万元,同比增长6.54%。

“夏令营的模式很多,其中许多机构可以说是轻资产甚至是没有资产的,主要依托内容的吸引力,其中很多概念也是由国外引进的美式或欧式的内容,客户群体基本直接针对家长,课程价格相对较高,规模小,一个活动七至十天不等,日均价格1000元左右。如果是海外则会更高。”北京一营地机构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他指出,海外形式研学主要赚的是信息不对称,像是中介一样把在国内招募的儿童输出到海外的机构。“教育部之前出台过一些文件,明确过研学旅行的组织形式、各方资质等等,不过毕竟新事物理论和实践是有距离的,国内目前并没有像欧美、日本等国的成熟模式。监管方面,主要以当地的教育部门为主,旅游交通等部门也会参与。”他向记者补充道。

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游学研学行业属于教育服务产品,过去,游学研学组织方以学校为主,但承办方却来自多个行业,主要分为留学机构、培训机构、专业游学机构、旅行社以及一些体制内的非营利机构组织。这些机构横跨多个行业,市场参与者众多,使得当前游学领域竞争格局较分散,优势领导企业的市场占有率仅占1%~2%。

2017年新增5000家机构

2016年12月,教育部、国家旅游局等11个部委联合提出,要将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通过加强研学旅行基地建设、规范研学旅行组织管理、健全经费筹措机制、建立安全责任体系等任务来支持游学行业的发展。

2017年10月,教育部推出《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将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生必修课。游学研学被纳入学生日常教学范畴,使得行业发展前景进一步明朗,夏令营也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

“2016、2017年是这一行业变化最快的两年。一方面是政府态度的转变,教育部下发了相关文件,各省积极响应发布有关文件;另一方面是市场容量也更大了,行业每年以50%的速度迅猛增长。另外,研学市场的主体也有所变化,原本只是一些教育机构和旅行社,但2017年新增了超过5000家研学机构,教育类、旅游类、文化传媒类的企业也纷纷加入这一市场。”来自父母邦的一位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大全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