藩阀内斗 仅余鳗香
2018-08-08 10:00:49作者:萧西之水 来源:中国经营大全 评论:

“我好似站在大和田门口,只能闻到香味,却吃不到美食啊!”
  发言人清浦圭吾,时间1914年4月。
  在日剧《半泽直树》中银行常务董事即名为“大和田”,由著名演员香川照之饰演,其标志性的“摔电话”桥段成为网络gif常客。不过此处,“大和田”可与电视剧无关,而是东京一家鳗鱼饭馆,近代日本很多高层人士都愿意去这里聚会。
  有美味而不可得,当然很让人沮丧,但清浦圭吾为什么会沮丧呢?

谁说日本人不内斗?

  明治日本,藩阀政治盛行,但藩阀本身也并非铁板一块。
  日本存在萨摩、长州两套藩阀体系。早期萨摩阀占据主要地位,但维新不到10年,西乡隆盛在1877年发动暴乱(西南战役),失败后自杀身亡;紧接着1878年,大久保利通遭暗杀身亡。萨摩阀一下子失去两大重镇,长州阀自然崛起,形成伊藤博文、山县有朋两大派系,也就有了后来的立宪政友会、山县阀。
  相比长州阀大多出自陆军,萨摩阀却大多占据海军高位,两阀分立也逐渐引发陆海分立。
  派系分立,人员又各执一方权力,藩阀内斗日趋激烈。这不,1913年桂太郎被迫辞职,陆军遭到重挫,海军出身的山本权兵卫借机称相,不仅废掉陆军制订的“军部大臣现役武官制”,还着力扩大海军预算。陆军当然非常不满,一直寻找机会,卷土重来。
  1914年1月,他们等到了机会。

史上第一桩丑闻

  1914年1月21日,路透社报道了一桩案子。德国西门子公司雇员卡尔·里希特盗取公司机密文件,并威胁西门子东京支店店长:如果不付钱就把机密文件曝光。谁承想东京店长压根不理他,里希特干脆把材料卖给路透社,最后德国法院判了他一个恐吓未遂。
  听起来很无厘头:西门子跟日本有啥关系?
  路透社还爆出一个消息:里希特盗取的文件中,明确记载西门子曾向日本海军行贿。
  但即便如此也不一定有事,路透社是境外势力,报道也来自柏林,如果国内没人追究,这事早晚也会过去。
  好了,1月23日,日本众议员岛田三郎要求彻查此事。
  为什么是岛田三郎要冒头呢?
  原因来自于他的党派。1913年桂太郎下野,痛感政党势力庞大,便成立了自己的政党——立宪同志会,岛田三郎也是其中一员。同志会成立,当然有山县阀以及整个陆军做支柱,这次看到海军出问题,更要抓住机会攻击。
  恰好这一时期,山本权兵卫想大举增税、扩充海军,同志会抓住契机,在报纸上连篇累牍报道西门子丑闻,大肆宣传海军腐败,搞得舆论沸腾。2月10日,同志会弹劾山本内阁,虽然弹劾案最终遭否决,东京民众却怒不可遏,直接包围国会议事堂,甚至闯进了外围护栏。
  山本内阁本就摇摇欲坠,没想到屋漏偏逢连夜雨,3月12日,司法系统又发现三井财阀曾向海军高官行贿。两起事件加在一起,海军受到重大打击,日本贵族院(山县阀把持)立刻决定削减海军预算,山本内阁只好在3月24日宣布总辞职。

鳗香内阁

  海军下岗,3月31日,元老会议推举首相候选人——清浦圭吾。
  清浦圭吾是陆军出身,也是山县阀得力干将,一旦他组阁成功,很容易向着“超然内阁”方向发展。
  什么叫“超然内阁”?一般来说,内阁与众议院应该互动:众议院推选首相,内阁做事也要考虑众议院想法。所谓“超然内阁”,就是内阁借助本身力量,不将众议院放在眼里,“超然”于议会之上。
  得知清浦圭吾要组阁,4月2日,议会最大两党——立宪政友会、立宪国民党同时宣布反对超然内阁,并自降为在野党。
  现代政治语言中,议会第一大党是执政党,其他都是在野党。但在日本近代,首相并非议会推举,而是元老推举,执政党便是与内阁合作,在野党便是不与内阁合作。虽然首相也不需要议会推举,但可以想见,一旦议会最大两党都不与内阁合作,那这个内阁也就别玩儿了。
  其实,清浦圭吾并不怕这些,他身后有陆军,他怕谁?
  怕海军。
  战前日本内阁中,什么外相、财相、内相都是小事,陆相、海相却是大事。文职成员不涉及利益,实在不行还可以兼任,但陆相、海相直接涉及陆海军利益,必须由陆海军人担任,一旦哪一方不派出军人就任,内阁就组不起来——1912年第二次西园寺内阁就让陆军搞下去了。
  当然,陆军并不想与海军撕破脸,清浦圭吾希望海军中将加藤友三郎出任海相。加藤友三郎也不想与陆军撕破脸,就代表海军提了一个小要求:只要不削减海军军费,我就出任海相。
  这算戳中了陆军痛处。西门子丑闻也好,逼迫山本内阁总辞职也好,一大目的便是压制海军的嚣张气焰,并将海军军费投入陆军使用。现在一旦给海军增加军费,陆军的努力就算泡了汤。而且之所以削减海军军费,导火索是海军腐败,如果新内阁重新增加海军军费,岂不是昭告天下:海军腐败是对的!
  4月6日,清浦圭吾拒绝海军的要求,加藤友三郎也拒绝就任海相。
  事已至此,组阁肯定失败。清浦圭吾灰溜溜走出门,发现有记者采访,便不由得说出了文章开头那段话:“闻到了鳗鱼香味,却吃不到美食啊!”
  正因这句话,日本舆论讽刺清浦圭吾:这内阁真是“鳗香内阁”啊!
  想当年,山县阀多么不可一世,如今却也不得不放弃组阁机会。
  严格来说,藩阀内斗本身是为了自身利益,绝不是想向政党政治过渡,但客观上,藩阀内斗却不得不借用政党乃至民主力量。如此一来,日本政治就再也不是几个元老说说就能决定了,万般政事真的开始付诸公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大全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藩阀内斗 仅余鳗香

“我好似站在大和田门口,只能闻到香味,却吃不到美食啊!”发言人清浦圭吾,时间1914年4月。[详情]

策士的阴谋

善良的人们,总是怀有善良的愿望,想为当代的君王,树立一个古代的榜样。[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