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农商行债市沉浮:“合规”紧箍咒下的雷后余生
2018-07-24 19:28:30作者:顾湘 孟庆伟 来源:中国经营大全 评论:

实际上,2016年前后,一些风险就有显现。一位券商资管部负责人告诉《等深线》记者,一些谋求高收益的农商行,较为偏好固定收益类投资,这种类型的投资,一旦做起来,“规模就小不了”。

一位马鞍山某农商行工作人员透露,2016年上半年,仅溢价卖出一笔持有不足2年的票面金额3亿元的债券,所得收益就高达1.13亿元,折合年收益率37.66%。“借着这波债市行情的东风,更多的农商行看到了债券业务的丰厚回报,迫不及待地冲进了债市。”

“但是很多农商行存在交易对手授信管理不到位,风险权重计量不准确,企业债投资重外部评级结果、轻内部评级授信等问题,业务做得大,损失就更大,认识的很多农商行客户在2016年底前后都或多或少发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很多农商行吃了大亏。”他说。

前述湖南省邵阳市某农商行的工作人员坦言,现实中大部分农村商业银行金融市场部门从事资管业务的人员非常有限,但是其管理的资产规模却非常之大,往往超过几十亿元。

同时,一些农商行的交叉性金融业务都是采用传统的人工操作、审批、风控,没有统一的信息系统作支撑,而且单独一家农商行并不具备研发信息系统的能力,也没有完善的模型可供借鉴,无法通过大数据提高风险识别、监测能力,风险控制能力相对较低。“此前在一线城市招募的交易员和专业人士仍然留在一线城市,我们现在的人员配置其实更加紧张了。不过现在业务量也很少,还算忙得过来。”

如果说2017年的“撤退”还有“主动”意味的话,那么当2018年原银监会下发文件之后,撤离就变成了“必须”的政治任务。虽然家不在北京,但许一冉不想离开北京,但是,这不是他自己能够改变的。而此时的债市,早已在风雨飘摇之中。

“现在债券买方最忙的应该是负责信用分析的部门,不是在排雷,就是在排雷的路上。当买方已经把防风险活下来当成最重要的事情,可想而知,作为发债方的企业,压力只会更大。”一位南方大省某农商行金融市场部的负责人对于近两年频繁发生的“爆雷”颇为唏嘘。

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开始,截至2018年7月16日,包括银行间、交易所在内的债券市场共有67个主体发行的132只债券发生了违约,涉及违约的债券余额规模达993亿元。

“裸泳”的农商行

撤退快慢是一回事,农商行自身的命运又是另一回事。当债市违约潮起时,农商行终于成为了那个“裸泳者”。诚如巴菲特所言,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2017年末,原银监会通报了“侨兴债”的部分处罚结果,超过20亿元的处罚对象中,天津滨海农商行、吉林环城农商行、吉林舒兰农商行、吉林永吉农商行、吉林蛟河农商行、吉林公主岭农商行等赫然在列。而2018年,多家农商行再次被监管部门处罚,其归因,皆与债券有关。如果不是被处罚,很多农商行恐怕在全国范围内,名称都少有人知。

债券——曾被农商行寄予厚望的资金业务,如今却正为农商行带来更多的风险和麻烦。

2015年之后,国内信用债市场经历了违约风险的迅速释放。根据太平洋证券的估算,2015—2017年信用债市场违约率分别为0.19%、0.44%、0.27%,边际违约率分别为0.19%、0.37%和0.07%。违约风险也随着时间的变化在行业间进行延伸。

2017年之后,债券违约风险由过去的电气设备、建筑材料、轻工制造、钢铁、食品饮料、机械设备等行业进一步向下游转移,2017年新增的风险主要来自电子、纺织服装、公用事业、交通运输、农林牧渔等行业。


《等深线》记者 顾湘 整理

前述南方大省某农商行金融市场部的负责人对记者坦言,“好像从2017年开始,一上班打开债券负面/信用早报,都要提稳定一下情绪,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有些忐忑吧。”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大全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解密“大买家”农商行的债市玩法

在整体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主营小微贷款的农商行因其贷款对象的信用特殊性,不良贷款率一直备受瞩目。[详情]

农商行债市沉浮:“合规”紧箍咒下的雷后余生

2017年末,各地农商行在债券市场上的表现,就已经被原银监会“点了名”。那时,已有不少债务逾期事件发生,不少农商行被裹挟其..[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