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等深线>正文
华大的“新衣”:魏则西事件后,细胞存储卷土重来
2018-07-23 22:26:24作者:曹学平 来源:中国经营大全 评论:

深圳国家基因库设立以理事会为核心的法人治理结构,实行理事会领导下的主任负责制。国家发改委和深圳市政府为理事长单位,科技部、工信部、财政部、农业部、国家卫计委、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等为副理事长单位,中科院等为理事单位,理事会秘书处设在深圳华大研究院。

华大研究院以深圳国家基因库名义与11家第三方合作方签订技术服务合同,是否取得了深圳国家基因库理事会的批准?

华大集团相关人士对此向记者表示,根据协议,签约和解约的法人主体都是研究院。

记者查询发现,华大研究院现持有深圳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核发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其宗旨和业务范围为研究基因科学,推动生物技术与全民健康事业的发展(从事国际前沿基因组科学基础及应用研究与技术开发)(为基因组研究成果产业化发展提供技术支持)(与基因组科学研究和个体化医疗长期发展项目相结合,从事低成本全民健康工程相关的公益事业)。其核定的业务范围并没有细胞存储这一项。

7月10日,华大研究院执行院长徐讯在媒体沟通会上坦承,华大也意识到这种合作方式是不合适,不利于国家基因库的品牌及长远发展。他介绍,今年年初已经跟11家合作伙伴发了解约函,目前已有4家完成了解约过程。

徐讯称,华大集团在进行内部审视及检讨后,为维护深圳国家基因库和研究院的品牌形象,同时考虑到业务的延续性,华大集团单独成立了从事细胞存储业务的服务机构深圳华大基因细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大细胞”),以后由这家公司负责细胞存储的商业业务,并着手安排与第三方合作方改签技术服务协议。研究院不再直接从事商业运营。

不过,华大研究院京津合作方、北京誉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誉马”)总经理梁松对记者表示,北京誉马和华大研究院所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书》约定的是, 北京誉马与华大研究院国家基因库强强联手建立“国家基因库—誉马京津地区细胞研究转化中心实验室”,并联合建立“国家基因库京津地区细胞公共样本库”,为期10年。北京誉马投入大量资金和华大合作,看中的是国家基因库的品牌,和华大细胞改签协议是其不能接受的。

“即使双方的合作是一场错误的婚姻,双方协议离婚肯定要签财产分配协议,而不是像华大这样一纸休书就可以把合作方踢掉,这是把合作方当炮灰。”梁松说。

在梁松看来,“国家基因库是国家投资的公益性创新平台,由个别企业控制是不合适的。”

低调的业务

对于和南京昌健解约的原因,华大集团方面向记者表示,华大研究院与南京昌健于2016年4月签署《国家基因库技术服务合同》,合同规定2017年南京昌健誉嘉有义务完成300例考核量,但南京昌健仅完成17例,未完成合同主要义务,因此研究院于2018年1月与南京昌健正式解约。

不过,王德明对此并不认可。

王德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7年之所以没有完成全年300例目标,是因为股份公司上市审查券商建议不涉及细胞业务,且多次收到各种方式的严厉通知要求暂停推广细胞业务,所以全部11家合作伙伴都处于停滞状态。“我们代理商一直低调,更从来不敢提‘华大’二字。”

前述聊天记录显示,华大集团陈姓员工对王德明的上述说法表示“感谢”。当王德明表示,“总共才做了二十几个样本(7个收费,十几个捐献的),华大集团陈姓员工却让王德明“低调小心,上市后再好好搞”。

对于华大集团员工为什么要让代理商低调小心,华大集团法务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我也不理解,细胞业务和上市公司无关。”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大全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华大的“新衣”:魏则西事件后,细胞存储卷土重来

一件与合伙伙伴的纠纷事件,让明星科技公司深圳华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大集团)显现出了外界平日不为熟知的一面。[详情]

【等深线】前防疫站官员、生物所专家与疫苗生意

1980年,大专毕业后,17岁的蒋仁生被分配回广西壮族自治区灌阳县卫生防疫站工作。1987年,25岁的李云春从昆明医学院预防医学专..[详情]